张文质:教师认识了自己,才能真正了解每一个学生

  • 2018-06-01
  • 846

作为一个教师,要把对学生生命的研究作为我们更为重要的一种工作。

1.jpg

每个人对自己的成长,其实都有说不尽的话。因为有太多的话题线索,有太多复杂的成长要素,有太多的记忆,这一切,都需要细加分析。其实,我谈论这一些,不单是谈一般意义上的家庭教育,也就是没有简单地分为:家庭教育、学校教育、其他教育。这么说吧,其实作为一个教师,是需要有复杂的理解力的。也就是,生命本身是复杂的,教师需要有这样复杂的思维,才能承担你所要从事的这种工作。

教育,从形态来说,它首先是知识的教学。对知识的教学,你要达到一个目标,是需要更多的知识力的。这个知识力最为核心的,当然是来自于你对生命的研究。比如说,我今天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到上大学时候的那个“我”到底是怎么回事,现在的“我”已经真正超越了“他”。当然,也可以说,现在的“我”已经真正从内心不断地拥抱了那个自己,安慰了那个自己,当然,也有点心疼那个自己。

在我一些反复的阐述里,我自己觉得是不带有“自恋”这个特征的,有自爱,有时更多的会自嘲。无论是自爱,还是自嘲,它都是一种对生命更深入的反思。其实,对所有人而言,最重要的都是“认识你自己”。只有认识了你自己,你才可以以己观人,也可以以人观己,互看互省。

也可以这么说,认识了自己,你就会明白你课堂上的每一个学生,明白了很多情绪背后,或者很多能力背后蕴含的更复杂的意味。你就很难用简单、粗暴,甚至一成不变、想当然的一种方式去对待学生,对待工作,就可以达到作为一个教师所要达到的目的,完成所要完成的任务。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本来非常复杂、非常艰难,需要我们反复地去学习,去探究,去反观自照。

这些年,我会特别强调:作为一个教师,要把对学生生命的研究作为我们更为重要的一种工作。以前经常会说“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”,其实我们换一个角度说可能会更为妥帖,就是要“站在专业的立场上去思考”。说到专业的立场,不是你有了教师这个身份,你就是一个专业人员,而是要特别重视阅读,特别是对教育学、心理学,包括其他诸如人类学、社会学等的阅读,当然,还不能忘了文学、哲学、历史等方面的阅读。我们要基于这样的一种立场,去从事我们的工作。

有专业的立场同时还意味着,我们可以比较放松、从容地对待自己,也就是我们要知道工作的边界在哪里,知道我们能够尽到的责任是哪一些。其实,我们不能简单地说,我们完全被各种管控机制所裹挟。实际上,在这种管控机制里,它总有可以腾挪的空间。而要腾挪,不单是教学勇气的问题,或者是生命勇气的问题——这样的勇气很重要,但“腾挪”里更核心的是我们的专业素养的提升。

当然,专业素养提升的背后,是对生命的洞见力的提升。所以,它也包含了生命的自我觉悟。实际上,我们觉悟到什么程度,就能够拥有什么样的精神自由。反过来说,我们的精神自由,会促进我们对职业的一种自觉反省。当我们受各种利益、职业规范以及规章制度的约束与规训时,一方面,它确实是一种很可怕的生存处境,另一方面,这种处境对我们心灵所产生的真正的影响又是因人而异的。

我所看到的一个最直观的现象就是,一个越有职业素养,越有生命自觉的人,无论他在什么样的处境里,他都更容易获得这种自如感,获得对生存处境的洞察力。也可以这么说吧,他总有某种独特的工具,能够帮助到他。如果你去观察具体的生活,处处都有这样的一种人。因为人更重要的是靠自己的精神去生活,靠自己的专业素养去生活,靠自己对生命的愿景去生活。所以,在同样的一个生存背景底下,你就会发现,实际上人又是有很多不同状况的。最终也可以说,人确实是为自己所创造。


热文推荐

发布